张西对话海外留学生(7)兰默 – 我不是富二代,我是创二代

0

兰默–我不是富二代,我是创二代 

人物简介:兰默,1990年出生,本科天津理工大学工程造介专业,2013年获美国东北大学建筑管理专业硕士。留学期间,曾在东北大学国际学生工作办公室工作一年,现为大同吉峰农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建筑工程师。同时也是唐卡收藏爱好者,至今收藏古代唐卡近百幅。收藏品年代区间跨度为15世纪至19世纪。

    因为是二胎而被父母“偷着”养大的兰默从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这个机灵的小不点儿连跳两级,跟着比自己大两岁的同学们度过了“混不吝”的初中生活——编者语

2017年3月1日上午10点,我与在国内创业的兰默进行了一次长聊。我们的友谊追溯到他在美国东北大学研一时就结缘了。正如字面含义,兰默是个安静的帅哥,却有着丰富的内涵,与他交往永远都感到舒服。让我们一起分享,他为什么回国?如何在国内创业?

张西:你的名字有点特别。

兰默:我小时候家里情况比较特殊,我是二胎,父母不敢跟别人说家里边又多了一个孩子,我从小是被偷着养大的。每当家里来了客人或朋友,我就得喊父母是我的叔叔、阿姨,我是在他们家借寄什么的。所以我从小不得不察言观色。到我三岁时,父母工作比较忙,就把我送去接受早期教育,也就是三岁就读一年级,七岁时,已经学到小学四年级了。我父母觉得早期教育这种教育环境不太正规,后来还是让我去上正规的小学。

    张西:你的幼年经历挺不寻常。

兰默:入学之后,校长呀,老师呀,都觉得我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像个小大孩儿,加之我已经读完了四年级的课程,所以校长同意让我跳级。我直接进入到二年级。二年级上学期,班主任老师看我不顺眼,说别人都上一年级,你为什么不上?于是把我孤立起来,扔到最后一排,让我自己在那儿自生自灭。现在隐隐约约地记得当时还是挺寂寞的,经常去想一些自己的事情,也不怎么听课,因为那些东西都学过了,也不怎么跟班上其他的同学玩。二年级上学期结束后,我的成绩在全年级前三。校长就说,这孩子真挺不错的,又让我跳级,直接跳到三年级下学期,我也完全能跟得上学习进度。从那时起,学习对我来说从未有什么压力,也从没努力读书过,捎带着就把学习任务完成了。

    张西:看来早期教育对你特别有效。

兰默:到了初一,我比班里其他同学小两岁,个子也小。当时我哥读初三,他个子很高,我们在同一个学校。我哥去班里看我,同学们就都知道我有个哥哥,因为有哥哥罩着,同学们都让着我。那时我有点狗仗人势,仗着哥哥这个保护伞,经常欺负班里边的老实孩子,比如特老实的女同学或小胖子男孩。其实现在想想,那会儿挺不好的,但当时自己也没觉得,就是感觉别人听我的话,让我挺舒服的,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所以整个初中是玩过来的,班里同学让着我,老师也比较喜欢我。一是因为我年龄小,二是因为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记得上初中时,我跟一个同学低下聊的正高兴,数学老师突然把我叫起来,指着黑板上的题问我应该怎么答,然后我叽里咕噜说出来了。数学老师没什么话说,又让我坐下了。从那以后,那个同学再也不跟我上课说话了,说他上课说话什么都学不着,而我上课说话什么都没影响。

高中的独立生活让兰默开始成熟。他总是能在疯玩之后及时刹车,没有错过人生下一个阶段的关键机遇:高考前三个月的努力让他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大三后对专业和英语的认真也把他送到了美国。当然这背后还有两段浪漫的情愫,激励了这个要证明自己的少年。——编者语

张西:年少轻狂啊。

兰默:初中毕业后,父母送我去了天津一个封闭式高中。那两年,我的性格变化还是挺大的。在家乡时,有哥哥照应着;但到了陌生环境,一切要靠自己。所以这期间,无论从独立,还是从性格方面都成长了许多。我从小就比较反感别人说你小孩怎么怎么样,我从内心觉得自己要比同学更成熟,哪怕比他们小两岁,装也得装出成熟的样子。慢慢的性格就变成现在这样,更多的是愿意去聆听,不是那么善于表达,就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一些。

张西:你确实也比较成熟。

兰默:高中是住校。刚进校时不到150公分,高二就超过180公分。第一年放暑假回家,父母吓一跳,认不出来我了,又高又瘦,这可能与我天天打篮球有关,那时天天想着玩。快高考了,家里比较关心,问老师我有没有升学的可能。老师就说,这孩子估计努努力能走个三本,否则连大专都够呛。我一看家里着急啦,就认真对待了。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我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特别专注地去干一件事:百分百的投入到学习当中。高考结束一看成线,我考过了一本线,比班上很多排名靠前的同学考得还好。

张西:去了哪个大学?

兰默:天津理工建筑系,学工程造价,相当于工程预算。为什么选这个专业?当时就感觉这个专业在天津理工算不错的,也没想过以后一定要做那一行。

张西:为什么出国留学?

兰默:大一大二,还是爱玩,经常逃课,到大三才开始想我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想追求一些什么。虽说心里不太确定我的这个决定会给我带来什么,但还是狠下决心一定要出去看一看。所以从大三开始就开始认真学英语,也开始认真学专业课,这给我以后读研究生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因为我在美国东北大学读研时,课程内容跟我大三、大四学的东西,有很多都是相通的,所以研究生课程我非常轻松就读下来了。

我申请大学是找的中介,当时对美国并不了解,也没去查过什么学校好,什么学校不好,就直接申请了东北大学,也没有报其他的任何学校,然后就过了,读的也是工程学院,建筑管理专业研究生。

有着从商潜质的兰默,在东北大学游刃有余。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喜马拉雅艺术品,开始研究并从事艺术品交易,这让他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短短一年就付清了高额留学费用,还有盈余。——编者语

    张西:适应在美国的留学生活吗?

兰默:到了美国波士顿,留学生活对我的人生影响挺大的。我发现我更愿意去表达自己了,更想让别人看见我的优点,尤其是刚来时,在语言班,班里边多数是中国同学,还有一些越南的,韩国的,英语都不太好。我的英文相对他们来说好一些,所以经常在班上发言,尽力表达老师的提问,即使有些东西也说不明白,但是能吸引他们的注意。美国人比较开放,不怕你说的不对,如果你不乐意表达自己的话,他们会觉得很无趣,对你没有一点儿印象。一个学期的时间,跟语言老师们相处的比较融洽,美国这边不是看你考试的具体成绩,跟个人的印象也有关系,所以语言班结束时,老师们给我的成绩都是A,我是班上唯一拿到4个A的学生。这些事情让我更自信一点。正式开学以后,我也是同样更想去表现自己,班级里同样也是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国际生挺多的,美国人也挺多,当时我非常想要在课上表达自己,美国人也特别欢迎我这样。老师问一个什么问题,我就经常想着去回答,哪怕说的不对,但多数情况下说的还是挺正确的。

张西:读研期间做了什么?

兰默:读研的课程跟我大学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吻合的,只不过把它变成英文版了,所以我读的挺轻松,作业呀,考试,对我都挺容易的。所以我就有闲暇做别的事情,尤其夏季课不多的时候,我就去学校ISSA那边工作。

张西:国际留学生服务机构?

兰默:对。这个机构平台挺好的,能认识许多国际生,而且有很多机会跟真正的美国人一起社交,比如我们办公室的人会一起出去聚会,开Party这种,能更深入地接触美国的文化。我记得跟我一起工作的有个从巴基斯坦来的小伙子,他属于加沙地区,当时可能是跟以色列有冲突,他们既不属于巴基斯坦,又跟以色列还有冲突,是一个特别小的地方。这孩子从小在那个地方长大,后来以色列的军队用枪把他误伤了,把他从加沙带到美国治疗,治疗到初中,他那时候是十几岁,就一直留在了美国。因为加沙地区是非正常状态,也算不上国家,就是一个地区,他没有护照,也没机会回去那边,他就一直自己在美国。在美国有很多学校和机构邀请他参加一些活动,他能够代表一个地区的声音。所以倾听他的故事也是挺有意思的,我在那个平台认识了挺多有意思的人。

张西:你在那个平台工作多久?

兰默:两个学期。我当时夏季学期没有课,可以工作的时间长一点,但是一周最多干20个小时。因为我是国际学生,不能超过规定时间,后来开学以后我那些课程没多难,也没什么好忙的,所以也就继续在那干,每周工作十几个小时,边上课,边工作。一小时八、九美金,记不太清楚了,还要扣税。但那是个挺不错的经历。

张西:除了这份兼职,还做什么了?

兰默:也是机缘巧合,一次回国,我跟朋友一起去云南的香格里拉,它是藏传文化的一个区域,也是藏区,我在那儿有机会接触到了藏文化的艺术品,喜马拉雅艺术,我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在想这些艺术怎么可以那么打动人心呢?真的是一眼就被震撼到了。我从香格里拉回来以后就一直想要去研究藏在艺术品背后的文化到底是什么。

张西:被藏文化吸引了?

兰默:是的。在美国,每天除了上课以外,我会翻阅很多这方面的资料,去了很多的博物馆,还拜访了一些私人收藏家,他们手里有一些喜马拉雅的艺术品。我在想,这些有历史背景的艺术品,它到底价值是怎样的?是否方便买到?后来认识了周峰,正好他是做收藏的,他做的是明清的织绣艺术品,有年份的古董文物,所以从他那儿找到一些渠道,自己开始慢慢研究。那段时间,每天下课回到家,就打开电脑不停的查阅资料,比如说点开一个链接,它里边可能有很多词条,我之前都没有听过,什么格鲁派、萨迦派等各种教派,就会一直吸引我不停地去看相关的资料。研究了几个月后,我决定通过一些渠道尝试买些艺术品。第一件艺术品是在周峰的参考下,建议我买或是不买。那件东西买回来之后发现是假的,是赝品,是近二十年里新做的一件东西。我把这个东西拿回来以后研究了挺长时间,对比了很多博物馆的文物以后,再次下手去买,到现在我再也没有买过赝品。

    张西:进入了一个新领域

兰默: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上喜马拉雅艺术。这些东西还是有利可图的。当时国内买家跟国外艺术品的市场沟通起来不那么便利,也不知道国外到底是什么行情,好多人在国外找买手,比如说你是留学生,他们会让你帮着买。也有这种情况:他会问你有没有国外的好东西,如果有的话发给他,国内买家会直接从你手里边买。所以当时觉得这个既能当做自己的一个兴趣,还能赚一些钱,也是挺不错的。从那时至今,我就一直做这件事,把它当成业余爱好。

    张西:赚的钱能付够学费吗?

兰默: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把出国留学的所有费用挣回来了。开始做这个项目时,我没想到它会带来这么大的收益。当我卖出去头一件艺术品时,我开始知道这个东西肯定能给我带来很大的经济收益。因为只要看得准,每一件的利润空间都在50%以上。高一些的能翻到10倍,艺术品这东西是无价的,你没法用金钱价值去衡量它的文化,它里边的历史价值到底值多少钱?只能说遇到懂或者喜欢的人,他愿意出多少钱去买。随着人们对这一类艺术品认知的深度提高,它会有一个达成共识的价值。比如说人们目前对藏传文化,对喜马拉雅艺术认识得还不是那么深,可能再过5年,大家都觉得喜马拉雅艺术是非常美的,或者说是非常符合大众审美要求的,那个时候它的价值就会翻很多倍,这个跟房地产或是股票的价值完全是两个概念,不是一类东西。

老老实实承认地产项目失败的兰默毕业后选择了回国接手家族企业,他接手的不是家业,而是创业,他把80%的员工换成跟他一样有激情有干劲的80、90后,传统的家族企业被讲求科学管理的新型企业所取代。——编者语

张西:毕业以后为什么选择回国?

兰默:毕业后,我还在做藏传文化艺术品,觉得这一块的市场在美国这边还是不错的。但毕竟它不能作为我一生的稳定事业去做,所以还是想着要去做其他事情。当时计划跟朋友一起合作房地产,因为自己学建筑,所以成立了一个小公司,想去做一些小型地产开发,因为美国都是小民宅,开发一块单独的地产项目,投资也不大,没有那么复杂,不像在国内都是建高楼大厦。所以当时就下决心要做这个事情,也花了不少心思,但各种原因,后来没有把它发展下去。

    张西:资金不给力?

兰默:资金确实不够。要真正去做地产项目的话,肯定得有充足的资金量。另外也没有很好合作伙伴。这种事还是要靠团队一起去做。但是当时一起合作的人会有一些不同意见,有的觉得这个项目可以做;另一个人觉得不太好,大家钱就那么多,有一两个人不想出资,那肯定就走不下去了。

张西:这算不算你毕业以后的一个挫折?

兰默:算是一个挫折。浪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那段时间我专注地在网上找房源,找可以做的项目的地址,但这些都不会给我带来多大提升的工作。我也确实学到一些东西,最起码了解了美国房地产大概是怎么一个情况。总之这个工作并没有产生什么成绩,应该可以说是以失败告终。

地产项目失败之后,我是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是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按我父亲一个同学的说法:你如果在国内一无所有,家里什么条件都不能提供的话,那么你肯定会想方设法要在美国留下,并且在美国出人头地。但正因为我在国内也有条件发展,所以决定回国,在国内我可能会以更短的时间,花费更少的精力,获得更多的回报。

    张西:回国后发展顺利吗?

兰默:回来以后接手了家里的公司。我们是机械设备代理商,就是经营、销售和提供服务,卖一些大型设备,农业和工程方面的。虽说我不是特别喜欢做这一行业,但回来以后我还是挺喜欢目前的工作状态,以及我担当的角色。我能有机会去做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方面的工作,而且做得还不错。在外部同行和内部员工看来,在我的管理方法下,我们公司是很有前景的。

    张西:你经营什么规模的企业?

兰默:小企业,就30多个人。我是2015年初回来的,回来以后换掉了公司80%的人,把以前老一些的人员,或者说没有干劲和激情,也没有好的工作素质的人都换掉了。现在的员工都是我这个年龄段的。80后、90后。目前留在我们公司的整个团队都是能和我一起前进的人。我也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平台,以前公司给他们发挥的空间不大,但现在,他们的发挥空间是非常的大,能充分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经营现在的公司给我带来最大的快乐就是能让我管理的员工获得成就,我觉得是很成功的一件事情,我也有了成就感。

张西:管理游刃有余了。为你高兴。

兰默:我的成就是要建立在他们的成就之上,如果说只是我个人的收益增加了,但大家没有得到什么,我会觉得很失败;如果他们的工作激情高了,个人收益也高了,我觉得这样才算做得成功了。

张西:你现在的这份自信与出国留学的经历有关系吗?

兰默:肯定有。出国的这个经历,让我眼界更开阔,站得更远一些,不会把重点放在一些特别小、特别琐碎的事情上面,我会更注重企业长远的发展。而且个人的整体素养提高多了,员工们很看重这点。他们会看老板有没有很高的品质,或者说老板气场怎么样,比如说他们看到邋里邋遢没什么教养的老板,就会觉得你这个公司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出息。另外我虽然在国外的时候是在学校工作,时间也不算长,但公司管理整体的大方向,应该给员工带来一种什么感觉,给他们提供什么东西,这个也是在国外学到的东西。有一些基本原则是要有的,比如每个员工都要有一个公平的发展机会,有劳就要有得,尊重自己身边的每一个员工,现在国内好一点的企业肯定也是会这样去做,但我在国外生活工作的这段时间,给我带来的体会就是你要去这么做,才能让人觉得跟你在一起工作比较舒服。

    张西:对未来的规划是?

兰默:做一个相对成功的企业家,但肯定不只局限于某一个公司,比如说目前这个公司。现在我暂时处于一个趋于稳定的状态,五年之内的计划,可以预想得到。那么我会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其他的尝试,比如说可能跨到其他行业,肯定是围绕经营管理去继续做一些更大的事情,目前我在一个挺不错的基础上,但是把这个基础稳固住以后,我还是要趁着自己年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张西:你最擅长什么?

兰默:我能思考一些事物的本质。比如说我经常会从公司运营这方面或者是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想到它背后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员工有的离职,我就会想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改变或者怎样可以留住他,经常思考的比较深;或者说现在市场有一些什么变化,是因为什么原因,要怎样去改变。

我觉得自己的沟通能力还不错,我比较善于读懂别人的意思,比如说我的员工有什么深一层的需求,我能感觉到并且明白他要什么。但我不太擅长表达,不擅长把自己的想法跟别人全盘道来,我更想去读懂别人。

张西:希望未来的伴侣是什么样的人?

兰默:情投意合,能聊到一块的人。而不是多漂亮,或者说家庭条件怎么样,一定要有教养,识大体。

    少时的兰默显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但他生动、活络、有着很强的适应能力和判断能力。这种能力使他就像一台带着探照灯的强力吸尘器,汲取了生活经历中任何一种帮助他成长的养分,并能紧紧抓住他认为有价值的机遇。美国的留学经历带给他的不是那一纸文凭,而是共赢的思维、长远的眼光和高品质的素养。兰默不是富二代,他是创二代。虽然他还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但他显然在通往成功的路上。——编者语

 

访谈:张  西     受访:兰  默

编辑:方明丹     图文:李明泽

张西工作室网站:http://zhangxistudio.com

张西工作室微博:http://m.weibo.cn/p/1005056184049797

版权所有,如转载请注明转自张西工作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