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剩女连载之四:柳菁喆

0

柳菁喆出生这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据文献记载,公历每年3月5日或6日,太阳到达黄经345度时为“惊蛰”。意思是天气回暖,雨水渐多,蛰伏于地下冬眠的昆虫惊醒了,可以春耕了。这是桃花红、梨花白、黄莺鸣叫、燕飞来的时节。

菁喆家里是母亲说了算,她给女儿取名青青。但肚子里颇有墨水的爷爷争辩说,既然小孙女跟“惊蛰”有缘,不如就叫“菁喆”吧。菁喆的母亲看到女儿名字时,还有点不敢念,说还是叫“青青”上口。爷爷就说,“青”字上加个“草”字头,有女子的美好;美好的女子再加上“两个吉祥”保佑,她的一生就更美好了。

母亲不高兴地说,加个“草”字头,又加了两个“吉”字,就加了麻烦,经常有人不知道怎么念这个名字,大家猜来猜去,说不准都叫她青吉。爷爷狡黠地说,我的孙女注定是个有文化的女子,长大了怎能与大老粗为伍,就不麻烦那些人把她的名字呼来喊去的,她贵气着呢。母亲虽然看不上爷爷的水平,但又斗不过他的酸气。想想这老头儿到底是读过黄埔军校,扛过枪、打过仗,有点见识的人,菁喆就菁喆吧。

梦想,梦想,梦想。其实梦想总欺骗着人们去追求,但最终的结果仍然是个梦。汉克斯的祖先漂洋过海来到美国,是为了逃避英国教会的迫害,可自己从中国漂洋过海来到美国究竟是为什么呢?对于这个问题,菁喆很少去想。反正也想不出个头绪,管它梦想是什么,反正母亲什么都替她想到了,换句话说,到美国,是她母亲的梦想,菁喆只是替代母亲圆她的一个未曾实现的心愿。

这种被亲人赋予使命的日子很不好过,菁喆只想赶紧拿到博士学位,顺利找个工作,早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尤其是正常女孩的生活。如果非要说菁喆有什么梦想,这才是她每天都头疼的事情。

尽管2009年夏天,柳菁喆已过32岁生日,但她仍是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细胞分子生物系的在校博士研究生。像她这个专业,通常要读七八年才能毕业。可是菁喆现在就已经厌倦了,她不喜欢这个专业,她想早点拿到学位。但这根本不可能。一则导师希望她能帮着多做几年课题;二则自己工作还没着落,怕一毕业就失业;三则她也不敢贸然毕业,在实验室耗着,至少还能拿点钱。可这么耗着啥时候才是头呢?

菁喆本科和研究生阶段都是在新疆医学院生物科学系完成的,研究生时期的研究方向是动脉粥样硬化相关基因的转录调控,属于细胞分子生物学。菁喆出国后,开始跟着导师在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相关联的一个医疗中心细胞分子实验室实习。这期间,她一直往各制药公司投送简历,导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能理解外国学生的处境,他对菁喆说,一旦有公司想聘用,他愿意写推荐信。

医疗中心在波士顿市中心,距中国城很近,乘坐绿线地铁比较方便。菁喆在网上找到一所中国人出租的公寓房,位于波士顿布鲁克林市。在美国,无论买房还是租房,首先要看是好区还是烂区。所谓好区,一般是指小区环境好,安全的。说到底,就是白人和富贵者多的地方。不言而喻,烂区就是黑人、墨西哥人、印度人和穷人住的地方,治安问题成堆。菁喆虽然不富贵,但至少是高知女性,又是单身,从安全角度考虑,也得向“白富贵”靠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