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剩女连载之二: 栗 秋

0

栗 秋

栗秋出生于北京南城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她出生那天,正好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立秋,即公历每年的8月7日或8日。每到这时,树叶开始落了,所谓“落一叶而知秋至”,庄稼也成熟了。立秋之后,依次就是凉风至,白露生,寒蝉鸣。于是父母就顺嘴唤她“小秋”。

正好“栗秋”与“立秋”谐音,所以就定了这个名字。栗秋长大后说,父母偷懒,以他们的智慧,怎么也能起个更有文化底蕴的名字。栗秋说,怪不得自己的前半生总觉得秋意浓,寒意重,原来“秋”字于她,是命中注定的。

栗秋在办理机票时,幸运地选了她想要的16号,意喻是:一个人在外一切都顺。栗秋有点迷信数字在她命运中每一个转折点的暗示。飞机已经飞过了俄罗斯、白令海峡、阿拉斯加、加拿大,终于飞向美国。国航上的空乘人员,都很漂亮得体,端茶送饮料,荡着暖意。这让栗秋的好情绪一直持续着。栗秋就在靠窗的位置,自从看到美国的国土,她就不停地俯拍照片。洁白的云絮,蔚蓝的天空,整齐划一却色彩斑斓的民居,波光潋滟的大海,清洌的河流和翠绿的树木掩映着的一座座城市,这是多么适宜居住的地方呀,看着都美,想想就爽。长年蜗居的栗秋,俯瞰着如梦如画的美国,眉宇彻底舒展了。是的,这是她向往的地方。但是她能顺利地在这儿落脚吗?

美国的国土面积比中国略小,东西方向比中国略宽,南北方向略短,人口是中国的一个零头,他们拥有多么空旷辽远的土地啊!美国的建国历史仅230年,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从新英格兰的13个州迅速发展到50个州,也不妨碍栗秋对这片土地的憧憬。下半辈子换个环境生活,目标就是美国!栗秋再次暗暗发誓。一个来自东方国度的中年女知识分子,想要从地球的一端迁徙到地球的另一端生活,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梦,可这梦想很远又很近。

维吉尼亚

汉克斯跟菁喆聊了一上午哥伦布。虽然时断时续,有一搭没一搭,但汉克斯没有结束聊天的意思,而且只要菁喆一起身,他就会问:“你不会是不感兴趣吧!这是美国历史呢,我年轻时并没关注过,也就这20年,才认真研究它。我很想跟你分享,可以吗?”于是,菁喆不好意思了,又坐下来继续跟汉克斯聊天。通常菁喆在中午12点离开老人院,现在还有一个小时。这时,汉克斯抛出一个话题:“你知道美国的历史是从何时开始的吗?”

“是从102个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到波士顿开始的。”菁喆凭着印象回答。

“错。是从120个英国商人和契约奴乘坐三艘帆船到维吉尼亚开始的。这批人比清教徒早来13年呢!坐下吧小姑娘,让我告诉你真相。”汉克斯得意而又机智地利用菁喆的错误,让她自动留下来继续与他聊天。

汉克斯老人正聊维吉尼亚时,菁喆的女房东茹欣媛刚刚卖掉位于西维吉尼亚州首府查尔斯顿的那套联排房。看到房款如数打到她的账上,揪着的心才松弛下来。茹欣媛打算用这笔钱,在波士顿投资一个“月子中心”。12年前,还在北京的茹欣媛,在一个国际交友网站上认识了美国西维吉尼亚州的房地产商汤姆,两人在网上聊得甚欢,三个月后,汤姆飞至北京,与刚刚拿到金融学博士学位的茹欣媛见面。一个月后,茹欣媛就以旅游签证身份,跟着汤姆一起来到西维吉尼亚州。他们先在汤姆家里同居了两个月,依旧觉得彼此都惬意,非常默契,于是两人到首府查尔斯顿登记结婚。那时,汤姆已有3套房产,但茹欣媛还是在结婚之前,动作麻利地购买了当地的一套联排小户型房。

茹欣媛敢于投资,一是因为手里有点闲钱;二是在观察汤姆操作房产的过程中,发现西维吉尼亚州正兴起一股“寻根潮”,南到得克萨斯州,北到密歇根州,西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游客纷沓涌来,带动了查尔斯顿的旅游业的发展,而他们中的多数人,都是来寻根的,想通过实地寻访,了解他们自己家族的变迁史,寻找他们祖先的踪迹,以及回味他们祖先生活的一些影像。大多寻根者,到查尔斯顿,都要租房住上一周左右;也有寻根者,一住就是几个月甚至半年,他们就是想弄明白,当年祖先们在哪里做礼拜,在哪里生活,怎么盖房子,抱着怎样的心情等等。茹欣媛在心中暗暗庆幸,难道这不是商机吗?既然遇到如此好的商机,为什么不经营这个市场呢?

茹欣媛买房子既是为了投资,也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嫁到异国他乡,不能两手空空。她必须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婚前房产,以防婚后突发变故时,连个住处都没有。当年还是知青时,她记住了两条口号,一是“深挖洞,广积粮”;二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茹欣媛认为,与汤姆卿卿我我的恩爱是一回事,为自己储备能量是另一回事。

茹欣媛嫁到美国那年是40岁。当时已离婚数年,为争得对女儿的抚养权,她从前夫家净身出户。她的第二任丈夫汤姆当时60岁,也是离婚数年,有3个儿女以及5个孙子。

茹欣媛最初落脚的西维吉尼亚州以前隶属维吉尼亚州,是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才分离出来的。

卖了房子的茹欣媛心情不错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她一边听着美国上世纪60年代流行的爵士音乐,一边想:男人和女人哪个更是智者?哪个更有欲望?哪个更有控制力?哪个更强?哪个更弱?翻开美洲的历史不难发现,男人只是女人征服世界的工具。

哥伦布少年时代就怀揣去亚洲的梦想,但他游说了十多年,最终才得到西班牙王后的青睐和支持,使得他的梦想没有变成空想,从而也改变了欧洲和美洲发展的路径。也正因为如此,哥伦布这个堂堂硬汉,才心甘情愿地把所发现的新大陆以国王和王后的名字命名,他对王后高瞻远瞩知遇之恩的感激,不言而喻。

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后,西班牙王国便开始继续在美洲到处开辟殖民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深受启发,1583年,她授权一名叫雷利的英国爵士也去北美洲开辟殖民地。翌年,雷利爵士遵照女王的旨意,派遣探险队到达美国的东岸。他把南卡罗来纳州到缅因州的整个海滨地区,外加大西洋上的百慕大岛都称作“维吉尼亚”,意思是“未结婚的处女”,在拉丁语中,它的意思是“属于春天的”。这是雷利爵士为了纪念终身未婚的伊丽莎白女王而刻意命名的。

茹欣媛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欧洲男人对有身份有地位的女性总是彬彬有礼,那是因为欧洲最强盛时,都是女人说了算。从那时起,男人们就养成了臣服女王或王后,侍候她、哄她开心的习惯。

在老人院,汉克斯表情复杂地对菁喆说:“英国人在北美大陆最初的生活过程是艰难的,几乎用了40年才得以勉强容身。早在1585年,雷利爵士把100名英国男子送到当今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岛上定居,一年后,这批人返回英国,另一批掺杂着少量妇女儿童的英国人顶替他们,继续到这个岛上生活。然而,5年后,岛上一个定居者都找不到了,据说,他们中有部分人加入了当地土著的部落。这个英国最早的殖民地居民点被放弃了。”

“100个人在一个孤岛上生活,如果不能及时供给食物,那不是饿死了吗?”菁喆想象着那凄凉的画面。

“对呀。其实这些人被送到岛上的第三年,为他们送物资的船只,遭到西班牙海军的猛烈攻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思考再三,认为供养区区百名殖民者,成本实在太高,于是这些殖民者成为女王的弃儿。”汉克斯面无表情。

“我们中国有句话‘最毒妇人心’,这女王也真狠心。”

“她是女王,是政治家,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她,你就不会指责她了。”汉克斯一心维护英国女王留给后人的印象,“伊丽莎白女王去世后,1603年詹姆斯一世继位。3年后,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批准两个公司在维吉尼亚建立殖民地,以此继续寻找黄金。这年,英国的伦敦公司向北美洲的维吉尼亚又送去了100名定居者,他们中的一些是有钱的绅士;另一些则是没钱需要以工作还债的契约奴,他们于1607年5月到达维吉尼亚,创建了英国在北美大陆的第一个永久性殖民地:詹姆斯镇。这个地名,是以新国王詹姆斯命名的。”

菁喆摇头反对:“这不公平。既然是去一个新地方,为什么从一开始,到美国的英国人中就有富人和穷人两个阶层?”

“这是一个好问题。人类社会到处都存在着不公平,即使美国也不例外。但我个人认为,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想办法去解决它。但那时,那些人连是否能生存下来都是问题,还能顾得上别的吗?伦敦的商人们对殖民地的艰苦一无所知,他们抵达时,已错过播种时节,他们既不懂建房,又不谙农事,所以第一个冬天结束时,居民们已死亡过半。但16年中欧洲各国陆续来了六千多移民,这些人包括了贵族、地主、契约奴、乞丐、罪犯,还有从非洲贩运来的黑人,主要以英国人、爱尔兰人、德意志人和荷兰人居多。可惜,他们中的四千多人都没活下来。”

“北美洲那时也有土著人在生活吧?如果有的话,他们肯定帮助过那些欧洲人。”菁喆想当然地问。

“你说对了。早在5000年前,就有土著人在维吉尼亚州的土地上生活。公元1500年,土著人开始有建设村镇的意识。1607年,当伦敦公司送来100名定居者时,一支被称为‘波瓦坦’的土著部落已经控制了当地30多个部落。如果不是当地土著人教给那些欧洲人种粮食、盖房子,恐怕连一个定居者都活不下来。”汉克斯客观分析道。

“然后呢?”

“那个结果,你和我都想到了。我作为欧洲人的后代为此感到很抱歉。祖先们活下来之后,陆续在大西洋沿岸建立起13个殖民地。为了争夺地盘和财富,他们开始用武器与大西洋沿岸的土著人战斗,土著人很愤怒,曾经杀死过340名移民者。当然,有强大的英国,维吉尼亚沿海的土著人部落全被摧毁,那里彻底成了英国殖民者的地盘。两年以后,詹姆斯镇就被建设得有模有样了。”汉克斯平静地讲述着美国历史的开端,菁喆听得心惊肉跳。

其实,茹欣媛的第二任丈夫汤姆的祖先,就是当年那6000名定居者之一,至于是什么缘故来的,又拥有什么身份,已无从考证。但据前夫所说,他的祖先最初以种烟草为生,后来只贩不种,他们一度又改为销售棉花,美国禁酒运动之后,他们又干起贩买苏格兰威士忌酒的生意。到了他的父辈,转为从事房地产生意。

茹欣媛与老汤姆的婚姻维持了一年半,终以老汤姆有了婚外情而迅速瓦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