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剩女连载之三: 茹欣媛

0

茹欣媛的名字是她当大学教授的父亲起的。父亲很爱这个聪明伶俐的二女儿,希望她的成长过程一直都如她心愿。有趣的是,茹欣媛的名字也如她的婚姻一样,一波三折地改过三次了。当她读初中一年级时,毛泽东诗词《七绝•为女民兵照题词》中的“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已经风行好几年,受到感召的她,自作主张地把过于小资的“茹欣媛”改成了“茹英姿”。父亲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给女儿起名时的初衷就是,女儿可以做她想做的一切事,如她自己的心愿。

茹欣媛改名没多久,父亲就被红卫兵捆绑到街上游斗,父亲被送到劳改农场后,“茹英姿”内心有所触动,想把名字改回去。父亲制止说,当他不在她身边时,这个顺应潮流的名字反而像个护身符,可以保护她免遭麻烦。后来,父亲病逝在劳改农场。

考上大学后,茹欣媛抱着户口本,到当地派出所,索性把名字改成“茹心远”,她认为这个名字更贴合她的性格和志向。所以,大学时代,同学们都叫她“心远”。

茹欣媛来到美国后,她对从中国来的人介绍自己时还说,叫我“心远”好啦,我的心遥远到自己都够不着。但5年前,当她决定给母亲办绿卡时,突然意识到,最爱自己的父亲永远看不到她女儿正如他所愿的那样生活着,这样的缺憾令她心痛久久。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令她内疚的人是父亲,最无法回报的人也是父亲。因此,她暗暗做了个决定。

从那以后,她的电子邮件和手机上的名字都变回“茹欣媛”,她跟别人介绍自己时,总会说,叫我“欣媛”好啦,“欣然”的“欣”,“媛”呢,就是“女”字旁,加一个“爱”,既有“美丽”“丽人”之意,又可引申为“有爱心的女子”。这是我父亲给我的名字,他希望我做什么事情都如我心愿。茹欣媛把对父亲的爱响亮地表达出来,竟然是人到中年以后的事了。她也奇怪,为什么年纪越大,最最想念的人是父亲,而不是母亲,也不是女儿。

茹欣媛的异国婚姻夭折后,她又在维吉尼亚坚持了两年,完成了离婚、争取绿卡以及把女儿从国内接来的“三步曲”,然后来到波士顿地区。茹欣媛一边打工,一边陪女儿读书,同时寻找商机和新的爱情。一晃,她在波士顿已经住了8年。

从去年,茹欣媛开始跟男友托尼唠叨:“待的年头太久了,要动一动!”茹欣媛从22岁始至今,已在多个城市生活过,平均每座城市最多停留5年,也就是说,每隔四五年,她都要换一个地方,以保持她旺盛的活力和新鲜感。没想到会在波士顿住这么长时间,她有些厌倦了。一个月前,男友托尼去日本旅行之前,茹欣媛说:“人挪活,树挪死,我们换个城市生活吧。”托尼没有立即表态迎合女友,茹欣媛明显不高兴。她警告男友,你不想走,是你的事,但我得走。茹欣媛熟知波士顿的大街小巷,除了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美式足球还能给她激情,其余的,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对她来说,第一桶金已经到手,第二桶金也快到桶里了,不可能有在原地挖到第三桶金这样的好事。如果再待下去,说不定已经到手的金子都得赔光,见好就收是智者。再说,人生苦短,只挖一口深井,或吊在一棵树上的活法很没劲。

茹欣媛想要离开波士顿。在这个年龄还攒着劲儿继续朝前走,她恐怕血液里的不安分浓度要比一般人高,脑子里的想法也比一般人多,自信心也比一般人强。





Leave A Reply